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波多马和日常生活》
作者:寒馨  文章来源:不详  点击数753  更新时间:2009-11-7 15:59:13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波多马和日常生活》
 
.寒馨
 
(一)
夜,慢慢拉下黑色的被子
盖紧蠕动的盒子的最后缝隙
鹿躺下,侧身,背后
宽大的树环拢过来,树皮温暖
将细细绒毛下的瓷,软化、融释
 
梦的水泛了上来
我被叠起,摆在下沉的树叶上
 
波多马,七个夜晚有六个空瓶子
里面装满那一个夜晚的温度
 
(二)
火烈鸟,将红色的体液
注入雏鸟张大的喙中
 
天空缩在不大的池塘内
翅膀安静,用停止换取飞翔——涂着阳光的、
慢慢成长着的飞翔
 
风,显得那么疲惫
雏鸟花朵一样的喘息
是寂静池塘中唯一和快乐的声音
 
波多马,沸腾的尘埃在水的底部
随水草摇摆
你说,钟表累了,在你的掌上休息
时间被挤回牙膏内
你还不能为我清洗血液中的牙齿
 
(三)
机器,机械然而规律地走着
履带没有观赏景物的瞳仁
你记得黑白时代的卓别林,手在空中
不能控制地舞着你的扳手
 
机器吃掉时间,时间吃人
镜子渐渐模糊起来,分不清是因为灰尘
还是脸上的锈斑
 
波多马,你说
两个馒头,就会停止正在做的梦
这是在三角尺的刻度内,不能跳出的规则
 
(四)
我坐在石壁里很久了,波多马
岩石的肉体和呼吸,比我的还要柔软
 
风,松针一样的手指,折断在石壁外
身体里的颜色磨平了钻头,拒绝稀释
石壁外的春天
 
音乐的脚趾总是远远地在路上
回忆它的宠爱就如回忆被抚摸脸颊的童年……
 
我拿起每一颗流经心脏的声响,压紧
敲成细小的弹子,装进封口的陶罐里
五百年不到,我不会让它们迸裂出来
 
(五)
我披着另一个我,静静推开秋天的大门
抬眼,景物壮观地燃烧着
蝴蝶在手中风干,翅膀坚硬易碎
波多马
风摇着旌幡,说着轮回
 
冷,嘶叫着
钻进骨缝
我想,忍耐一下
冬天拉着破败的平板车
总会走出身体里弯曲的巷子
 
2003年 秋
2004/3/19 凌晨录入、修改
 
注:波多马,一个虚指的人、物或神,灵魂流动中一个假藉的角色。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