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寒馨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梦魇         

梦魇

作者:寒馨 文章来源:女子诗报 点击数:849 更新时间:2009-11-7 16:07:09
 
梦魇
 
一个好看的女子,朝代模糊
我去拜访她。我们坐凉亭
坐驳船、坐在老板桌的对面
我们隔着一层敷衍。
我突然爱说起来,说出的话像没入水中的石头
没发出声音,没有返回
也没有她态度的气泡
她温度适宜
她善于摆动身体的水银柱
 
我是多出来的,我的多里有不被需要的温度
起来,我该离开
回到更深的自己里
自己的山洞和冷
睡眠着的火山。长久以来
我几乎就是自己的熊、狗和龙
 
回头是人群的海。人群中有人在数点人头
像数点草编筐里的红薯
上帝的草编筐
没有时间符号的《清明上河图》
吆喝声不停,粗如牛马的喘息不止
幌子多过了需要幌子的人
纸扇摇着无力的风
串灯笼夜夜笙歌,不肯醒来
 
有人找出五个男子
代表不同的树种
法官是严肃的
要判决出我与其根系的关系
说出正反。说出类似脐带、鱼骨还是倒扎的刺
 
只有一张脸是清晰的,他是我尚年轻的丈夫
我已经老得直不腰来
他怎么那么远啊,隔着铁一样的空气
隔着人群的陌生和灰白
向他伸出手去
那么多的红薯,我好饿
我和他相差饥饿的“距离”,大抵有三十年或三个月
 
我准备等,等日历撕走一页一页的厚
突然,无数条章鱼的触手缠住了我
不能翻身的木板
歪斜的小船。压制着的怕和喊声。
一个快速开裂的孔洞,越来越大
吞掉了全部
我在哪
 
2008-10-29  21:09 
2008-11-1   23:01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