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寒馨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暗摇滚         

暗摇滚

作者:寒馨 文章来源:女子诗报 点击数:880 更新时间:2009-11-7 16:07:10
 
暗摇滚
 
(一)地下室
 
地下室,透着光的百叶窗
你穿着白色的衣服
像是永远不会长大
 
走一步
耐火砖墙、长走廊,即而森林、大雾
巨大的翅膀……
会跟过来,很顺滑地长在你的长发后
 
你不能跳过魔的黑溶洞
它统领虚胖的世界
魔有炼人的炉。
恐怖的行刑室
火、血、萎蔫的脸和身体、听不得的呻吟
活着的人,死去的人混居着
每一刻每一秒的死
你的活是死过无数次换回来的
 
交出一个宝
魔满足你一个要求
魔会让你光鲜无比
这光鲜的世界
内衣里的身体是腐败的
而腐败里有酒气
有迷人的甜味
使留在里面的人
欲罢不能
你看见那些口袋空了的人,不可按捺地漂浮着
身体上流动凹陷的坑
 
你因此患过惊吓病
此后一生,一丝没有准备的响声都会惊住你
轻轻抖动
再慢慢平息
所以,你才会有一个地下室
你需要皮肤外更厚的神经层
 
你不确定
是为了认识世界,才走出地下室
还是认识世界后,走回地下室
每个人都有一个地下室。
用来收藏用旧了的往昔
和不能张开的未来
看那把招摇的太阳伞
它高出地下室的排气孔
它的下面有一颗摇摆的植株
你觉得不耻
 
你若离开地下室
会是朴素的向日葵,穿着布衣服
如果摇摆,是为了抵抗风
如果旋转,是为了寻找阳光
 
 
(二)大厅
             
这可能是飞机场、可能是火车站
可能是食堂
可能是带有喷泉的音乐广场
人们总是不可避免地,或者本能地出现在这里
每一个身体都是一条路
无数条路往返着、交织着
你感到晕眩
 
你有时走到了路的跟前
有时径直走进了路的深处
有时和它交会、纠缠,像两条嬉戏的蛇
再在某处打上了结
但更多的时候
路只是路过路
你反复经历错过、迷途和重复
两条陌生的钢管,碰撞再弹回
凉的钝音
 
但你需要人
(人是我们活下去的理由,是爱的根)
尽管大厅里到处都是。
一个和善的先生
经过你
看到你脸上的苍白和身上的孔洞
他问:“你饿?渴?
我给你金币
你可以把自己补起来”
 
你摇摇头
你处在一条路也不敢踏上的困境里
你害怕改变
害怕新的破洞取代旧的
害怕事物的可能性
人,都是自己让自己变成陌生人
 
你望着满满的、然而空旷的大厅
忍不住地喊出
“先生你靠得太近了
我感到了压迫
先生你走得太远了
我感到了绝望”
 
 
(三)消音
 
我有时会呼啸而过
也许只有一瞬
密林、雾、阴影和甜蜜的梦境
我疯一般呼啸而过
也许你会看到,也许永远不
我使用了消音器
使用着很少有人肯静静等待的速度
 
 
(四)白夜
 
我走在白色的黑暗里
我看得到一切
这寂静的街道在沉睡
每一块砖都微弱地呼吸着。贴着它
有缓慢滑行的风
表情冷而干净
 
走在你睡眠的街边
你累了吧
我不踩脏你新生的嫩草
不干扰你的戏剧
你窝藏在梦里的挣扎
牛的抵角
网中扭曲的大鱼
不掰开你的疼,像一瓣一瓣掰开洋葱
请允许我悄悄为你浇水
 
白昼有变形的墙体
膨胀、变薄
它吞吃人类的复杂、满
纷乱、废弃物和叫做欲望的不明气体
木然而奋勇向前的羊群啊
顺从而有模具压痕的羊群啊
失控的羊群
遮蔽疯狂和被疯狂遮蔽的羊群
不被察觉的,噼噼啪啪的响声
总有些身体内的灯泡迸裂
顺着藤蔓上升的城市的裂纹
你不偏不倚、平安无事,却
时时带着自我掩饰的针线盒
 
心灵的统一控制器。有人想跳出来
砸烂那盒子
沉默的羊群
蓄着洪水
你想跳,我堵住耳朵
发自你的心底,深谷一样漫长的声音
——呀
 
白夜是沉降后的心内的白昼
是被挽救出的白昼
是寄寓蜗牛的透明的壳
我棉布的目光里
你复原成白鸟
飞起来
我们手拉手
洁净光线下的小小少年
 
 
(五)冬日
 
在一个冬日
你独自走进旷野,看见灰白的废墟
刺目的光芒的隧道
景物的骨骸
腐蚀对事物惊悚的惩罚
又朽又老的水泽和它的仙女……
你有X光的镜片
 
你听到大地的嘶喊
爆破的子宫
你的耳边有剧烈的风、旗帜一样的灰尘和
可怖的爆炸物
 
你没动,闭上眼
转身回到通用的日常。一丝不动、一丝不变的大街
人们走来走去,像是很守规矩
太阳看起来平安无事
你在斑马线上,你被汽车喇叭催促着
一切都很真实
你绝不会说出你看到过的
也不会告诉别人,你留下了什么
在那重合的、不可见的世界里
 
2008-11-17  13:08
2008-11-19  15:51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