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寒馨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寒馨08年短诗选         

寒馨08年短诗选

作者:寒馨 文章来源:女子诗报 点击数:865 更新时间:2009-11-7 16:07:12
 
寒馨08年短诗选
 
 
我知道你怕,抱住了你
星期一早上8点至10点
我给你迟疑和准备的机会
看着你穿好鞋,走了出去
走向父亲、阴影和人群的碎玻璃
 
2008-10-20  2:46
 
 
 
火车一步种一个窗子,双向的窗
眼的渴望
弯腰流汗的农人,种豆子、小麦和火
踡在手掌的茧中,抵抗黝黑的冬
我种一小团银,给蒲公英
九月紧缩的脸上,飞着旅行的伞丝
更多的人,把祖先种在坟里
他们相信有种东西会生长出来
在看不见的暗处
发着亮
 
2008-10-18       3:21  改生于火车上的闪念
 
 
街景
 
他飞在天上
飞在窗沿、烟囱
你的鼻梁上
屋顶有只说不完话的青鸽子
卖花小姑娘的花蓝在颤动
风像一张旧报纸
而砖石路上的胖妇人
怎么看
身体里都不像只装着一个人
 
2008-9-7  20:05
 
 
街景(二)
 
孩子们用声音飞
拥有飞的绝对权力
老人用声音下沉
花坛边四、五个老太太
静得像在打井
把时间坐穿
 
闲暇的人们用声音推手
在一团复杂的气场中
街角的棋局是没有硝烟的战争
每个人都不知为何
心力交瘁
李四的突然失踪
留下一个巨大的孔洞
没人发觉,只是微微换了个姿势
将一切抹平
 
2008-9-8  12:36
 
 
一张很老的画
 
把你脸上的绿拿下去
我有些看不下去
那可能是只螳螂
可能是紧紧闭着的下午
深的园子、青苔
丢失很久的声响
可能是漫长的饥饿
 
2008-8-28  21:23
 
 
静物
 
她背窗而立
入口外的桦木桩、栈桥
还在进行掩埋工作的苇丛
晕染的绿、丝绸的流水
空气的晃动
都不见了
 
镜子里有三张脸
房间却是空的
她是桃子
长着一种叫做缓慢的斑
而桌上一大篮鲜花
像是死在半路上的果实
 
2008-8-28  21:10
 
 
渲染
 
要把旁边的东西整大些
整得鲜亮无比
擦了许久的银器、福字老衣橱
红苹果、紫葡萄
玉米的黄珠贝
甚至一本厚厚的线装书
身上的彩装
遮在额头上的白瓷手
 
这样就淡化了观者的注意力
一张苍白的脸
和一同下垂着的时间
 
2008-8-28  22:01
 
 
《作画·眼》
 
我如何能把树叶不画成眼
涂了再画
画了再涂
于是我画了满纸的眼
占据了我的窗户
细小的阳光漏下来
这些眼是闪亮的
 
2008-11-3 2:45
 
 
《作画·音乐》
 
我画细铜管、弯铜管
萝卜般的手指
按着体外的肠道
城市里被埋没的血管
画到最后,我控制不住
它跑到郊外、旷野
管子愈发粗大,终于开成大喇叭花
只是声音不是向外,而是向内
我受伤了
 
2008-11-3  2:55
 
 
风和风
 
风和风是在上面说话的
很高的地方
用想象不到的柔软、澄明和糖
 
但风走下来,会受到扭曲
和树的宽叶子说话,多了群学舌的乌鸦
和猎猎的破洞旗靠近,互相撕扯身体
和窗缝的关系最差
能喊坏嗓子
而和墙的对话像是负过伤
 
2008-8-22   0:55
 
 
一只吻我的狗
 
它跑来,呼哧呼哧
趴在我肩上,舔我
一遍又一遍
软软的、暖暖的,微酸
 
它多认真,没有栅栏、没有刺
身体里的路宽敞、明亮
来去无束
这比同人相恋
舒服很多
 
2008-8-23
 
 
 
把那首歌听完,我就会离开
这么想着,遂坐了进去
一节节展开的水域
一点点下陷的深谷。覆没过来的植物
倒流的路
纷纷殁入的面孔。
大颗大颗的花瓣,是齿轮、伞,聚拢着的羽毛
旋转、舞
随有形到无形的一切,烟散
 
我可能留在什么地方了
怎么用力,也带不出清晰的身体
 
2008-7-28 
 
 
消逝
 
那是一只木桩,一根锚在浅滩的桅杆
一道藏着深巷的门
一面山、山腰的石壁、石壁上磨得光滑的浮雕
 
无意间抬头,见它在黑暗中缓缓后退
哦,也许是我
是我一点点地远离
或者是时间,醒着的时间悄悄销蚀一切
 
2008-7-23  10:17
 
 
有一种风
 
有一种风,它不来
但却种太阳花、种佛甲草,种柔软的毛发
用理智的梳子,梳开夜晚的杂乱、沿河的阻塞
 
把鹰的眼睛、礼花的笑容送给星星
用身体里的奶浆,濡湿她身边龟裂的田垅
藏好辘轳和井碰撞后的淤伤
 
她知道,她不能不开放了
不能不花木扶疏,像个扎着羽毛翅膀的快乐婴孩
只是需要时间,需要一点点地醒来
 
2008-7-15 夜
 
 
恍惚
 
对不起,把你想象得那么腐朽和苍老
老得像个疏漏的竹筐,那么多走散的光
均分的珠子
 
那支撑我的圆木,伴我看天、看鸟
看云一丝无碍地进入我的身体,因为朽
才会一触就倒,才会让你完全化掉、不存在
 
像很多个下午、在摇动的叶子间
在开累了的花蕾中,突然觉得什么都没出现
 
2008-6-24
 
 
想象
 
你说要来看我
蓝衬衫,灰袜子
一大束紫苜蓿
 
花我喜欢
可一靠近,就钻了进去
只留下一草坪的紫指甲
 
蓝衬衫染蓝了你的脸
灰袜子染灰了地板
这有些糟,我一上午
喘不过来气
 
2008-6-15  21:53
 
 
小气鬼
 
小气鬼的身体里住着疯子
疯子的身体里住着伤
伤里住着果冻
果冻里住着果肉
果肉里住着经年的雨水
雨水里住着湖
湖里住着软体动物
软体动物的身体里住着珍珠
珍珠里住着砂子
砂子就是那个小气鬼
 
2008-6-11  20:28
 
 
 
不是非要吃下去的
像常常放弃的午饭
 
仿佛孤独久了,走过玉米地
很容易被成片晒暖的手
抱过去
当你只有7岁,哭着找不到家
当新出生的小兔子
认识新鲜的萝卜缨
抵抗好像花骨朵
到了时辰不开
一样难受
 
2008-9-12 21:46
 
 
纸盒人
 
你给它表情
姿势
就是发了张地契、允它
薄田三五亩、疏林一片
允它一条路
 
允黑夜的脊骨长满叶子
允房间的乱
允脚上的泥巴
耕田的牛背
允粮食的熟
允鸟语
在一小张晨岚里,飞来撞去
纸盒肚子里干燥的声音
 
2008-9-15
 
 
中间色
 
向左摇摇,我会冷
会缩起来、会冬眠,不停地做梦
被惊骇,冻住门窗、油脂和蹼
起不来床
向右摇摇,我会出汗、会发晕
丢了体重、记忆和边界
俄而东,俄而西,飘上飘下
一路丢零件
 
留在中间也不行
我正视力退化、触觉渐钝
壳儿越来越厚,果仁变瘦、变硬
像个经年的核桃
轻轻一碰
就“哐啷啷”,响个不停
 
2008-6-6  3:06
 
 
谜语
 
那朵开着的花,弯下腰
给你水,把你染白、染得无色,一起
升起来
看不见的螺旋、交织的树枝、风暴
象牙的牛耳、半兽人
从谷底救上来的咒语、清肠汤
 
牧羊女铺成的草原,她的鞭子
整个天空俯下来,夜的披风
万千的星星是肥硕的羊群
 
2008-6-6  3:33
 
 
 
我要在蓝色的旁边放上什么
纯粹的蓝,能让人掉下去的蓝
最好少放,甚至什么也不放
栅栏、眼眶和不懂事的云
 
如果放
就放一只卷毛的羊、白色的椅子
一点点干净的草
很慢很慢
被蓝吸收、抱着
渴望着
 
2008-5-27  22:50
 
 
能动的伤
 
开始,是布满支流的河
向前走,变成忙碌的动脉、毛细血管
再往前,它伸入了地下
形成细小的根须、粗壮的虬枝
向下、不断向下
带着疼和扭动
 
然后,在某处冒出地面
是开着的花
是夜、草房,新开垦的田
以及缠绕其中的
微微的光
 
2008-5-27  23:05
 
 
第六夜                             
 
第六夜,很快就抵临
她的白色和黑色纠缠在一起,她梦见自己卡在水龙头边的
一个小小的三角地带
不能继续下滑,一个浅堑、一排栅栏、一条横着的路后面就是弱弱的绿色
一只兔子在身边,嘴、眼神和指爪一动一动地
“你喝不到水,是吗?”
她想把自己拧开,她发现有太多的人已经把自己拧开
并铺了一条草屑的滑道
 
第七夜还在远处,第七夜是世界重新建好的日子
 
2008-5-18  19:00
 
 
水怪
 
我好累,却睡不着
因为有水怪
 
它长在人的身体里
太大了
若像拔刺一样,一点点拔掉它
要好久
 
2008-5-27
 
 
我的大鸟
 
它当然很大
像庄子的大鸟
它飞过,将是很久的夜。满地
徐徐的静寂
 
庄子就是我的大鸟
现在是黎明
它刚去休息了一会儿
 
2008-5-28
 
 
卡萨布兰卡
 
那眼神。那不断后退的眼神
那雾
 
我摸得到发黄的手指和僵硬
变淡的烟味
摸得到一座山的转身,落尽柔软的植被
感到冷,身体某处的冻伤
 
2008-6-7
 
 
情人
 
圆边帽子下,渴的海。
冷却的白头
还在生长疼的新芽
 
我发觉身体被微微移动
听见手掌按压桌子、窗和风声
那些不由自主离开的事物
发出的摩擦音
 
2008-6-7
 
 
无题
 
我是母亲
是姐妹,是你伤了的时候
想靠住的软的粮垛、枕头
是排水、排杂物的管道和
垃圾场
 
2008-6-24
 
 
水流
 
水流湍急
我给它粗的管子
给它宽的河床
 
直到它再不冲毁物品
再不发出声音
 
2008-8-17  4:09
 
 
多蓝的天
 
它一定被擦拭过
用了很久的时间
 
现在,它染色
用身体救人
 
吸盘、鲸鱼背
风筝线
窗纱
两三天
一滴一滴,进入我的身体
 
我渐渐地
不见了
 
2008-8-8       中午
 
 
慢水母
 
今夜,月亮脱下雨衣
它跑
却不跑出我的身体
 
一个人的海,是蚌壳的另一半
无所沾染、一丝无痕
 
我这只水母
很慢,游得悄无声息
 
2008-8-16
 
 
无题
 
向远处的你伸出手去
握紧的刹那
心脏紧缩,像
蹲在黑暗里的病人
 
2008-9-30
 
 
发窘的木柜
 
穿斗篷的黑衣人有一百只手
我躲,提着一千个小心和策略
还是遗失和错位了身上的一些马赛克、药和小秘密
于是,我常常会喘不过气来、会咳
会有光泄露我身体上的小洞,说不完整实情
穿着大面积的透视装,暴露在我的羞愧
和人群茫然的钉子中
 
2008-2-17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