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人作品 >> 寒馨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一首没发过的《一个下午的下意识自语》         

一首没发过的《一个下午的下意识自语》

作者:寒馨 文章来源:女子诗报 点击数:916 更新时间:2009-11-7 16:11:50
 
一个下午的下意识自语
 
2:40,偶抬头,阳光晴好。
我发现,我养了一洞穴阴影
 
冬、早春,至少有三个月的脚
没从我这里完全抽离
这些侥幸存在的小矮人,没有公主
王子的马丢了地址。
太阳是最大的蘑菇
它们需要被放出去,采蘑菇
或者散尽在四野,做根下的蹄音
听从大地的秩序
 
此刻,季节鲜嫩。绿色用雾状飞行
用孩童样的表情将我们团团围住
还有什么锈癍不能退却?
香樟树已完成新老交替,背光,在草坪上画云
——用海盗方式夺来的岛屿、船。它挪动它们
随时间缓慢的橹
那上面有洁净的市井、灯塔和花园
酒、噼啪作响的火炉、食槽边歇息的肥马
搁在架子上的金饰弯刀、羽毛笔写下的羊皮书
蒙面的异域女子,穿纱衣,整夜跳明亮的肚皮舞……
有太多可以做的事,这树的形而上
 
我想把它们画下来。这笨拙的画家
一动笔,就是在施以减法
我已经无数次对春天施以减法
语言的出处总是束紧的瓶口
你必把自己薄如纸的命加进去
把血加进去,拿铁锤捶打、拿砂纸磨砺心内的雕塑
享于它、安于它而不仅仅为了说出来
不然,草搭戏台、换取馒头的仓促和媚俗
会在手掌和目光的芭蕉扇子下,行迹飘忽
蜗牛身后则不是透明的银线
是拖把带泥水,这让人恶心
 
恶心的还有:人可以做个梦就死在栅栏里
婴儿出得母腹,出不了白口腔
电视镜头证实“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口含沉默和纯洁的猴子最先饿死……
 
像从钱包翻出最后一个子儿,我翻倒对烟的想念
你解决不了和烟之间的病,烟的病折射水的病
全部的病和可能。你是水的责任人。
低头看表,时不时地,该忙着吃饭了。
(有一只隐形的口,张开着
使一切的意义骤然消失)
其实不。
但所有即将靠近的时间,都像失控的车,猛烈撞向墙壁
为保全墙壁,你牺牲你
 
你牺牲让人忧虑的天气,天气深处的身体。
身体翻转的艰难与不可触摸,不可倚靠的支点。难以平息。
这使你困、倦怠。“怎么又睡了?!”
这声音每刻都悬在那里。问题是这样的:该睁开眼睛的时候,提不动眼皮
该埋进睡眠的时候,和黑暗一起敞开吸风的窗
 
你知道:多余的困倦缘自被忧郁引诱
你用水桶舀出叫做虚无的水,你借茂盛起来的晴天
填充草房。草房里有草籽、有鱼籽、稻黍籽,有所有春天的工具
只是,你被出门的路丢失,还没完成认领
这有些难、有些慢
你有一个旧的校准器,又老又涩
 
2009-4-1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