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女子诗报网 >> 女诗观点 >> 正文
动 态 信 息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鄙俗时代”与“神性…
普通文章中国十佳女诗人揭晓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09…
普通文章北岛:不管时代怎么转…
普通文章英国最受器重诗人获得…
普通文章毕淑敏推出儿童文学《…
普通文章陆天明:我和我的父亲…
普通文章印地文版《西游记》出…
普通文章索尔仁尼琴另一面
更多内容
最近更新文章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2010年年鉴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2010…
普通文章“新好男人写作”诗选…
普通文章意识的空间——对女性…
普通文章请记住这群女人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论坛对“新红…
普通文章女子诗报年鉴印刷费筹…
普通文章浮出地表,并且标注历…
普通文章我看女子诗歌或女性诗…
普通文章祖 国
普通文章曾经居住在很远的地方
更多内容
“桃花为春天输血 张翠诗评         

“桃花为春天输血 张翠诗评

作者:李见心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38 更新时间:2009-11-7 17:01:23
 

        “桃花为春天输血”
                  ——从桃花意象管窥李见心诗歌创作精神轨迹
                                   张翠

最早写桃花的诗,大致要追述到《诗经》。《诗经》中的《桃夭》以灼灼的华彩照亮了人生最大的欲望与快乐:“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花艳得那般鲜亮似火,青春艳得那般难舍难收,男欢女爱男婚女嫁生儿育女是那样美好,那样生生不息。在中国人眼里,桃花是世俗美的象征。精神站在高处的李见心于2008年春天却遭遇了桃花。在诗人内部隐秘闪烁的桃花终于被中原那片灿烂得死去活来的桃花点燃。桃花泄露了诗人精神路向的变化。
五年前,诗人在《元叙述·季节》中把桃花视为艳俗——尽管春天就像情人是被弄脏的一个词/桃花般艳俗的一个词;同时,诗人面对桃花的态度是忍耐的——春天,天气好得让人想犯罪/你却忍耐着/不为泛滥的桃花    而为泛滥桃花的手/收拾不了命运的残局。在诗人的精神视野中桃花是媚俗的,诗人不能承受桃花的轻浅与滥俗,因此这样的桃花是注定要为春天献祭的。
去年冬天,见心在一次聚会上听到一位北京的朋友大谈特谈邹静之的话剧《我爱桃花》,那朋友言之滔滔,见心亦滔滔数言,以《我爱桃花》为总题,一气写了《桃花劫》、《桃花煞》、《桃花扣》、《桃花解》一组诗。在这组诗中,桃花的意象是纷繁的,足足一百个以桃花为中心语的偏正结构汹涌地扑面而来,以语词的强暴力抢夺了人们的阅读视线。诗人显然难以忍受桃花巨大的压迫,下意识地采取了自我减压的手法,那就是试图以释放的方式保持住内在的张力。然而如此多的桃花毕竟是诗人想象中的桃花,抽象的桃花,别人的桃花,虽然不乏哲理意味,却难免于空洞中钝化人的审美感兴能力。
也许见心骨子里有桃花般的香艳,也许她的精神纹路里埋藏着桃花的魂魄。08年春天的中原之行终于集束引爆了见心的桃花情结。新一组桃花诗以一种眩晕的形状、喊痛的声音、死去活来的颜色、醉了的香气搭建出一个爱情的桃花,一个肉感的桃花,一个关乎诗人自体的桃花。桃花成为一个诗歌的话语场。
在这个话语场里,桃花的意蕴有了更新。桃花象征真正的爱情。在一朵朵桃花中,诗人完成从肉体到精神再返归肉体的轮回,构成桃花诗充沛的血缘。
“没有哪一场败仗比项羽打得更漂亮/没有哪一个活着的女人比虞姬死得更端庄/桃花峪的桃花,填平了历史的鸿沟/人心的界线/让兵戈铁马统统输给温柔的力量”诗人将桃花峪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融合成爱情景观:“桃花峪的桃花,收紧了人们的面颊/洗劫了人们的眼睛/把爱情和诗篇重新逼进了人们的心上”项羽和虞姬那段潋滟凄美的爱情如桃花,“往死里红,红到直率,撞倒来世;往活里粉,粉到恍惚,渗进前生”,他们三生石上的爱情是被血渲红染粉的,那是付出全部生命的爱,可以赴死的爱——血液的爱情。在漫漫岁月折转的光阴里,这样大浪漫的爱情并不多见;在滚滚红尘物欲喧嚣的当下,这样真浪漫的爱情更为稀有。记得北大醉侠孔庆东曾以“满街余永泽,遍地蒲志高”来比况现代人缺少亮烈气节的懦弱与苍白。爱情也是如此。我们缺少的不是遍地可见的苍白婚姻,而是荡气回肠的真正永恒的爱情。其实,诗人李见心内心需索的一直是一个母题:永恒的爱情。时光流转,这个母题却从未变过。只是为了抵达这个母题的深度,诗人在精神之途上下求索。我们不妨暂且回顾一下诗人精神追索的轨迹。
在第一本诗集《初吻献给谁》中,诗人呓语道:“身后是谁的手把我推进平庸的陷阱/并且堆积日常的灰尘将我深深地掩埋/……我和普通人一样白天穿白天的衣裳/夜晚穿夜晚的衣裳  琐碎而缠绵”尽管有着世俗的婚姻,但诗人仍以诗的方式,以灵魂的方式反抗:“无外乎一种灵魂的挖掘/当我面对上帝执拗地说/初吻献给最终的爱人/献给死神。” 在第二本诗集《比火焰更高》中,诗人已经宣言:“而我怀抱诗篇的灵魂将站在火焰之上/比火焰更高/挑起风的灵幡。” 在近期的诗歌创作中,见心高蹈着神性,以豹子的精神高度在精神之途上走得更深更远更决绝,甚至走至绝顶尖峰:“让世界最后断送在/我们的纯洁面前/”精神站在高处的李见心以精神的标高彰显了见心诗歌的独特意蕴。
而最近的桃花组诗,“千年铁锈开出灿然一笑”,桃花为春天输了血,为爱情输了血。无边无际的桃花让诗人为站在高处孤寒的精神找到生命朴素而温暖的依托。随着桃花在诗人审美判断中由媚俗还原为空灵清洁,桃花亦在诗人的审美理想中成为真正爱情的象征,成为生之能源,爱之动力。
请看这首直接表达爱情的《视觉桃花》:
你看见一张张脸弄粉另一张张脸
你看见一片片嘴唇吻红另一片片嘴唇
你看见一串串心跳悬挂在另一串串心跳上   在桃花丛中,你如果感到不幸
那是没有找到一个相似的灵魂与你的碰撞   你看见一滴滴血叫喊着另一滴滴血
你看见一双双眼睛渴望着另一双双眼睛
你看见一群群人梦想着另一群群人  
在桃花丛中,你如果没有疯狂
那是有人比你更疯狂   视觉意象的叠加把本来静止的桃花摇曳成一幅幅流动的画。一朵朵动感万千的桃花,红粉欲滴,欲爱欲梦欲疯欲狂。这不仅仅是一场视觉的盛宴,更是一场生之美的盛宴。 宗白华先生曾说:“宇宙的真际就是生命。”诗人在精神求索之旅上发现了桃花的美,春天的美,肉体的美,世俗的美,人间的美。诗人在创作谈中说“人间即天上”通过对桃花的发现,诗人完成了一次天上人间的生命轮回。在此刻的见心,比火焰更高的是灵魂,比灵魂更高的是肉体。肉体并不是简单地回到起点,而是历经精神淘洗与荡涤的高层次的生之美。当审美还原所达到的本然境界,就表现为“大生”,“大生”即创生。 诗人杨炼曾有诗云:“谁创作,世界就环绕谁构成一个同心圆。”李见心在诗歌创作中构筑着自己独特的同心圆,朝向拥有生命尊严的梦想,进行一场永恒的诗的舞蹈。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我要留言|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2008-2011 女子诗报网(nvzishibao.com)版权所有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予以删除。
    女子诗报 本站技术维护:顾方软件工作室